新闻内容

英雄联盟在线注册,70年前关小黑屋,70年后沐浴阳光下!陆林:让精神病人心有所医
作者:匿名 2019-12-27 09:39:24 热度:1433

英雄联盟在线注册,70年前关小黑屋,70年后沐浴阳光下!陆林:让精神病人心有所医

英雄联盟在线注册,开栏的话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经过70年的励精图治,我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医疗卫生状况和国民健康水平取得了长足进步,人均寿命不断增长,健康中国上升为国家战略……

为帮助读者系统了解我国在医学健康方面取得的成就和未来发展目标,《生命时报》推出“新中国成立70周年院士访谈”栏目,以飨读者。

70年前,他们或被关进小黑屋,或是流浪街头,被歧视与嘲讽是他们生活的全部;70年后,他们终于摆脱枷锁,沐浴在阳光下,享受精彩的人生——“他们”就是深受精神疾病折磨的病人。

从“一穷二白”到“比肩国际”,中国精神医学的发展历经艰辛,在无数次挫折、摸索、创新中,一批批医心者,70年初心不改,为共和国精神卫生事业前赴后继,谱写了我国精神医学一页页崭新篇章。

本期,《生命时报》(微信内搜索“lt0385”即可关注)记者采访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听他畅谈新中国成立70年,我国精神医学的发展。

受访专家

陆林,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

本报作者 | 高阳

本文编辑 | 欧阳云霜

从流浪街头到心有所医

一提起精神病,国人总是讳莫如深。数千年前,人们认为精神病人是对神鬼不敬而导致的“罪有应得”,因此常遭到家族唾弃,流浪街头。中世纪时,国外出现“疯人院”,精神病人被关在小黑屋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直到19世纪,精神医学才从“神学”走向“人学”。近年来,随着医学的发展,精神疾病被认为是一种能够治疗的疾病。

我国精神卫生学科起步较晚,第一家精神专科医院还是美国医生嘉约翰1898年在广州建立的。那时的中国,尚未有专门针对精神病人的医疗服务机构,患者要么被锁在家中,要么被投入监狱,结局往往是悲惨地死去或自杀。到新中国成立时,我国精神专科医院仍不足10所。新中国成立后,这一现状有了显著改善,截至1978年,全国精神专科医院已达270所。

人才培养方面,1978年,齐齐哈尔医学院创办了国内首个神经精神专业,随后北京大学、中南大学和济宁医学院等高校纷纷设立精神医学本科专业。但由于当时精神科医生工作环境差、收入和社会地位较低,导致人才流失非常严重,很多精神科医学生不得不放弃本专业而转行。著名精神病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沈渔邨并没有放弃,她在20世纪50年代从苏联学成归国后,将一生热情和心血奉献给了精神科。正因为老一辈的坚守和努力,1982年,世界卫生组织在北京、上海建立了精神卫生研究和培训中心。

科学研究方面,1951年,中华医学会神经精神科学分会在北京成立。20世纪六七十年代,沈渔邨院士主持开展“农村家庭社区精神病防治”的试点工作,并在1982年、1993年组织实施了两次大型全国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对全国精神疾病的患病情况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1981年,在中华医学会神经精神科学分会和陈学诗教授等先辈们的努力下,《中国精神疾病分类方案》(第1版)正式公布,极大地提升了我国精神疾病的诊治水平。1994年,“精神医学”从中华医学会神经精神科学分会分离出来,独立建会。

30年多前,精神医学领域还比较冷门,但这并不影响青年陆林对这门学问的热爱。他深耕精神医学三十余年,提出了干预病理性记忆的新模式和成瘾防复吸治疗的新理念,发现了快速抗抑郁的新靶点和在睡眠中治疗精神心理疾病的新方法,成为我国精神卫生领域首位中国科学院院士。

精神医学得到飞跃式发展

进入新世纪以来,精神障碍问题越来越普遍,人们对精神疾病的认识逐渐增加,我国精神医学发生着巨大变化。

1.病耻感有所降低

如今,人们对精神疾病的认知度、接受度和包容度更高。陆林认为,这可归因于公共事件和公众人物的传播影响,以及媒体加大对精神疾病的宣传力度,让越来越多人开始正视心理问题。

2.疾病谱更加全面

除了焦虑、抑郁、失眠等轻症和精神分裂症、双相障碍等重性精神疾病,陆林表示,随着对儿童青少年、老年精神心理问题认识的不断加深,儿童孤独症和多动症,以及老人痴呆和自杀等问题也越来越受到社会关注。过去被认为是“病”的“同性恋”“性癖好”,如今已被世界卫生组织从精神疾病中剔除,而游戏成瘾这种新时代出现的问题被列入。

3.政策法律逐渐完善

2004年,原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正式启动“中央补助地方重性精神疾病管理治疗项目”,目前共登记建档超过600万例重性精神病患者,超过70%得到基本的药物治疗,有效降低了精神疾病患者肇事肇祸风险。

2013年5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正式实施,标志着我国精神卫生事业进入了新时代,精神障碍患者的合法权益将受到保护,大大减少了“被精神病”事件的发生。自2015年以来,《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规划(2015~2020年)》《关于加强心理健康服务的指导意见》等政策相继出台,将我国精神卫生事业提升至国家层面。

4.专科医院、医师增多

近年来,我国精神专科医院数量迅速增加,截至目前,我国精神专科医院的数量超过1000所,全国有精神科医师4万多名,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民群众对精神卫生医疗服务的需求。

5.临床科研成果丰硕

随着政府在科研上面投入力度不断加大,我国学者在精神卫生领域也取得了许多突破性研究成果。

中国医学科学院许琪教授团队通过全基因组测序技术,发现了与抑郁症相关的基因;浙江大学胡海岚教授团队发现,新型药物可快速改善抑郁症状;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研究发现,睡眠障碍与痴呆关系密切,预防老年痴呆,睡好觉是最重要的;中国科学院研究团队首次做出孤独症的灵长类动物模型,有助研究发病机制及研发新型药物;注意缺陷多动障碍领域,国内研究者发现该病一方面存在遗传因素,另一方面是大脑皮层迁移存在异常。

6.治疗效果更加显著

过去治疗精神疾病,一是没有合适的药物,二是药物副作用大,因此不吃药的患者多,吃药的也不能长期用。而现在,副作用更轻、疗效更好的新型抗抑郁药物处于不断研发和上市中;抑郁和焦虑患者中约2/3可以完全治好,即使是重性精神疾病也有1/3可以治好;且现在我国大部分重性精神疾病患者都能得到免费治疗,这是非常大的一个改观。

陆林自豪地说:“目前,中国最好的医院和发达国家最好医院的差距不断缩小,临床诊疗水平也相差不大。70年来,尤其是最近30年,国外有的药物、治疗措施、先进技术,我们也有,且中国医生接触的病例更多、病情更复杂,治疗经验更丰富,在一些发病机制研究方面,已经趋于世界同等水平,并在一些研究领域实现领先。”

继续加大投入

培养精神专科人才

过去70年,精神医学取得了快速发展和进步,但面临的诸多挑战也不容忽视。

陆林表示,我国精神卫生事业发展存在东西部不平衡的现象,东部精神科水平较高,中西部存在较大差距,这使得很多病人不得不去一线城市求助,大大地增加了病人的经济负担。

精神疾病的识别率低、就诊率低、难治性的比例也高。

城乡居民就医意识仍有差距,城市更包容、更理解精神疾病,而一些农村地区的患者及家属仍存在很强的病耻感,不愿意看病。

人才培养是当务之急,包括高质量的、经过合格训练的医生、护士、心理治疗师、社会工作者等。

此外,我国精神专科医院的投入显著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只有加大投入,才能在医疗质量和人才培养上有更好地改善。还有,中国心理咨询的体量明显不够、临床心理治疗师不足、社工引入困难、职业康复师几乎空白的现状,导致难以建立完整的心理健康服务体系,这使得患者康复和回归社会成为难题。

最后,陆林想对大家说:每个人一生中都可能遇到精神心理问题,遇到问题时,不要紧张,不要害怕,可以求助朋友、亲人、专业人员,大部分问题都可以解决。每个人都要重视心理健康,做心理健康第一责任人。

本期编辑:邓玉

版权声明:本文为《生命时报》(微信号:lt0385)原创,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欢迎朋友圈。

我们不传小道消息和谣言

我们不取吸引眼球的耸人标题

我们不做只为转发量而存在的媒体

请你相信原创的力量

健康路上,我们愿意陪你一起认真走下去

人民日报主管 环球时报主办

微信id:lt0385

电话垂询

业务合作:010-65363765

内容合作:010-65363786

最新电子赌博

© Copyright 2018-2019 klfstudios.com ab娱乐官方下载 Inc. All Rights Reserved.